账号:
密码:
细节小说网 > 男生小说 > 就想当一个富一代 > 第11章 激动的第一次实战

第11章 激动的第一次实战

  “听到我说话没有?”刘冬翠没有听到文武斌的答话,有些不高兴的问道,同时用手掐了一下他的腰。

  文武斌刚才一直在思考着自己怎么去弄启动资金,如何去挖第一桶金的问题,刘冬翠的说话也就成了耳边风,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,虽然过了一趟路,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

  正想到出路出路,走出去才有路的时候,腰部突然就感受到一种被掐的疼痛直袭而来。

  从医院“回”来之后,文武斌一直在犹豫,可不可以和这个从天而降的法定老婆,一起好好切磋切磋人生的快乐?

  但自己毕竟不是原来的文武斌,刘冬翠不知道,自己却是知道的啊,如果那样,属不属于冒名顶替的夫妻行为?自己算不算是欺骗行为?

  如果被她知道真相之后,一上纲上线,那可就是一种动强行为,会不会被判刑?

  正是由于这些犹豫不决,他重生以来,面对勾魂侵骨的法定老婆,特别是看着她那洁白的皮肤,沙漏型的身材,挺拔的山峰,诱人的山泉,也只有吞回口水,强压冲动的份儿。

  现在突然体验到腰被掐的夫妻滋味后,他的心里一下子就释然了。

  现实中的生活,并没有那么多的清规戒律。最关键的是要相互开心,共同愉悦。

  打是亲骂是爱,不掐不啪,爱从哪里去生根发芽啊?

  他一把将刘冬翠的身子翻转过来,毫不犹豫地趴在了她的上面,咬着她的耳朵,轻轻的说:“我现在听到了。”

  “这三伏的天气,上蒸下煮的,就不怕中暑啊?你又刚刚才从医院回来,就不怕把你的身子骨搞空嘎啊?”

  刘冬翠一边在嘴里哔哩吧啦的埋怨着,一边又快速地解着自己的内衣,然后又去脱自己的内裤。

  “三伏天怕什么?不就是一个大蒸笼,热一点而已。大不了就算是洗了一个桑拿,多好啊,还是免费的。”

  “什么桑拿?”刘冬翠一愣,手停下来,不解地问道。

  文武斌一惊,发现自己用语超前了,赶快解释说:“我的意思是说,三伏天就是一个大蒸笼,大不了,再洗一次澡就是了。多出汗,多洗澡,有益健康,增强体质。”

  这是他重生之后的第一次实战,感到特别的好奇,甚至比他前世公司第一次被批准上市时,还要激动那么一点点。

  这使他多少感到有些无语,不知说自己什么好。

  人生的有些激动,常常是莫名其妙的,说不清道不明,没有理由,没有因果。

  只能说,人都是好奇的,哪怕是重生的人,也会好奇。否则,就不是人,而是神了。

  按理说,他已经失去了青春年少时的冲动,失去了没有经历过的激情,更是没有什么可以成为好奇的对象了。

  在他的前世,什么类型的女人没经历过。特别是他所在的那个一线城市,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美女。

  只要你睁开眼,看错了的都是让你想入非非的人造式美女。一线城市的美女,就像四五线城市的门面店铺一样。

  到处都是。

  在这个开放的社会里,什么网红、明星,什么制服女、学生妹,什么丰满的、骨感的,什么原装的、组装的,什么青涩的、成熟的,什么土的、洋的,什么白的、黑的,只要世界上还存在,就没有没有的。

  真正没有的,是有没有钱,有没有足够分量的钱。

  只要钱不成为问题,其他的一般都不会成为问题。

  在这个世界上,只要是问题,就几乎没有钱解决不了的。

  如果连钱都解决不了问题,那就是你开的价钱,还没有达到人家心里期待的那个目标,还没有促使别人可以将心动转化成为行动。

  一旦达到或超越心中期待的目标,剩下的就是半抱琵琶犹遮面,半推半就走四方。

  或者直接开打,瞄准靶心,啪啪啪,看谁比谁的枪法更厉害,更激动人心,更撩拨神经。

  人在没有进入程序之前,都是好礼仪有面子善谦虚的。

  一旦进入了程序之中,什么客气都是多余,什么礼仪都是装饰,什么文雅都是泡沫,剩下的才是硬核的干货。

  只有干货才是真正的实力,才是真正的无穷魅力。

  自己前世的日子,都是在富豪之后,才开始随心滋润的。虽然不能说夜夜笙歌,但也不至于像哪位国民老公金少爷那样,搞一堆的土味情话,才能堆积氛围,进入角色。

  更不会像吴牙签那样,要用什么乖乖水、听话水,还要别人帮忙,才能达成心愿。

  当然也不会想钢琴王子、流量王子那样,靠买嫖才能寻找到足够的刺激,产生大棚式的时令新鲜。

  可是和已经生了两个小孩的法定老婆探讨人生,他还是感到很好奇的,脑袋中或多或少的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期待。

  毕竟他的前世还没有正式结婚,没有过法定的老婆,更没有生过小孩的老婆。

  至于生两个小孩的老婆,那更是一种奇葩,像熊猫一样的珍贵和稀有。

  结过婚的女人,特别是生过一个小孩的职场少妇,只要两厢情愿,就没有不疯狂的。

  只有累死的牛,没有犁坏的田,一点都没有说错。

  这或许就是天意吧。

  天意不可违。

  违背了天意,那可要遭天打雷劈的。

  多少个同姓同名的人不去重生,偏偏去重生为一个已经生育了两个小孩的女人的老公。

  自己到哪里去投诉?找哪个人去说天理啊?

  文武斌看着被自己首次法办了一夜的法定老婆,已经沉沉的睡过去了,自己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,他只好看向窗子。

  窗子外面呈现出一片黛青色。

  天,已经开始要亮了,但还没有亮。

  处于一种要亮未亮的状态。

  特别的令人期待。

  他穿好衣服,轻轻地拍了拍刘冬翠丰满的屁股,弹性很足却没有反应,便向门外走去。

  前世的他,不管再忙还是再闲,不管三伏还是三九,也不管刮风还是下雨,每天天一亮就会准时起床,穿上运动装,开始散步一个小时。

  遇到落雨的天气,他会带上一把雨伞,穿上一双雨鞋,在雨中慢慢散步。

  雨中散步,往往都会有一种特别的诗情画意,有一种不同版本的质感和幻想。

  虽然现在是重生,但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够保持前世时,天天锻炼的那种习惯。

  天天锻炼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记忆,成为了他的一种生活方式。

  只有身体才是自己的,其他的一切都有可能是别人的。

  十年之后,城市晨练的人开始逐渐增多。

  二十年之后,城市晨练的人越来越多,就像上下班时的人流一样。

  九零年代初期,即使是城里人,锻炼身体的也是微乎其微,倒是文艺青年遍布满街。

  那是一个文学繁荣的年代,充满幻想的年代,大胆实践的年代,拼搏奋斗的年代。

  大家刚刚越过温饱,锻炼的自觉性尚在萌芽,有时间有精力的,都用在“看”上面,看电影,看电视,看小说,看演出,看社会,看人间百态。

  特别是喜欢看三点装的演出。

  人们总是渴望看到更多自己没看过的东西。

  这就是常说的老婆(公)总是别人的好,孩子总是自己的亲的原因。

  对于农民和工人,锻炼就像天上飘浮的云,神马都不是。

  在他们的眼里,锻炼都是些吃撑了没地方消化的人,找一种方式去消化那些消化不了的储存。

  自己干了一天的活,累都累瘫了,苦都苦死了,不要不要的透支,哪来的多余的储存?

  巴不得多睡一分钟都好。

  那时候锻炼的人,基本上都是吃了饭没事做的人,养尊处优的人,体制内的脑力劳动者和特别容易长膘的人。

  双抢结束后的村里村外,早晨特别的安静安详。

  路上田里,清新芳香,却看不到一个做农事的人。

  这与双抢结束,农活暂告一个段落有着很大的关系。

  往屋顶看去,偶尔可以找到袅袅升起的炊烟,如同点燃后纸烟冒出的烟卷。

  这种炊烟,已经传承了数千年之久,感到非常的疲劳。

  二三十年之后,液化气逐渐地替代了柴煤,再也看不到袅袅而升的炊烟。

  炊烟成为了一种对家的记忆,成为了文人的诗和远方。

  同时也成为了无能专家治理烟尘,治理二氧化碳,保护环境的发泄对象。

  九零年代的农村,日常生活无论是煮饭炒菜,还是烧水和冬天防寒取暖,都是无法离开烧柴伙的传统文明。

  砍柴对于农村家庭,还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

  开门七件事,油盐柴米酱醋茶,件件事情都离不开柴,必须靠柴伙来进行最后的加工,解决人类的温饱问题。

  能够自由地使用火,让火为自己服务,是人类脱离于低级趣味,变得越来越高大上的重要原因。

  那时的荒山秃岭,无一不是农村家家户户烧柴的丰功伟绩。一直到后来烧煤取代烧柴,液化气又取代烧柴烧煤之后,山山岭岭才长满草木,成为绿色的乐园。

  若干年后的人为了环保,在某些地方甚至规定,不许农民烧柴煮饭炒菜和防寒取暖。

  在阳明县,一千七八百人的自然村,并不算大村子,也不算小村子。

  放眼望去,整个村子都是一些老房子,密密麻麻的,瓦房一栋挨着一栋,一条条的石板小路,就像水田中的田埂,或者棋盘中的黑线,将它们一一分开,构成一个既相互联系又各自独立的整体。

  文武斌回村子一年多了,基本上过着房子—--田土这种两点一线的生活。

  如果不去种田种土,他基本上就是呆在房子里,陪着老婆孩子,很少出去走家串户。

  这一方面是有些清高,另一方面不是衣锦还乡,又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清高和不好意思,将文武斌固锁在了自家田土和自家房屋的围城里面,不想出去,不愿出去,还有些害怕出去。

  所以还没有围着村子好好的转过,看看村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。

  这也是前世文武斌经常和刘冬翠吵架的重要原因。

  一个没有稳定收入的家庭,夫妻两口子总是呆在家里,低头不见抬头见,左边不挨右边挨,不为钱的事情吵架,才是真正的天下奇闻和人间传说。

  两口子耳鬓厮磨,举案齐眉,恩爱有加的前提是,没有经济上的后顾之忧,不用担心衣食住行游乐玩。

  否则,就是贫贱夫妻百事哀,越在一起,越是埋怨,越是争吵,时间越久,心就隔得越远。

  清风吹来,让人感到特别的清凉爽透。

  这在城里,是无法享受得到这种大自然的馈赠的。

  他沿着绕村小路,闲庭胜步着。

  走着走着,他就发现,在离开村子没有几步远的东南方向,已经新建起了三栋三层半的红砖楼房,有两栋相邻,另一栋离开得比较远一点,单单独独,好像有意离开群体。

  这些三层半的红砖楼房,和那些古老的青砖瓦房相比,既如鹤立鸡群般的存在,又显得有些孤僻而不合群。

  s..book8907728968130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就想当一个富一代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