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细节小说网 > 男生小说 > 就想当一个富一代 > 第9章 不会和别人打工

第9章 不会和别人打工

  “老婆。刚才他们四弟兄一起举起锄头,挖我时的动作,可恶不可恶?要不要下他们的死手啊?你刚才,把这些珍贵的瞬间,拍下来了没有?那可是不可多得的纪念品啊。”

  文武斌走到刘冬翠身边,一边笑眯眯的去扶她,一边调侃似的问着她,好像是在讲别人的事情。

  “我崽女都给你生了,你都还在和我保密?!”刘冬翠瘫坐在地上后,原以为文武斌不被他们打死,也会打残,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有这么几手绝招。

  “说,你身上到底藏了多少我不知道的保留节目?害得我心脏都差一点停止跳动了!”刘冬翠厉声对文武斌问道。

  刘冬翠想起文中强他们四个人举着锄头,从四周向文武斌打去,全身就下意识地颤抖。

  如果不是文武斌快速跳出包围圈,在他们身上一顿痛打,然后点了他们四个人的穴位,而被他们四人的锄头挖中,不变成肉泥,也会瘸腿少胳膊的,残疾终生,废掉一生,害惨全家。

  “我几斤几两,结婚这么多年了,你莫还没有搞清楚?”文武斌一愣,马上反问刘冬翠。

  “每个人一旦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,都有可能爆发出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能量出来。你刚才看到的,就是这样一种特殊的个别情况。”

  “可我现在都好像在做梦似的。”刘冬翠想了想说道。

  “你听过体育老师的故事吗?体育老师为了迅速提升体育特长生的跑步成绩,每次搞跑步集训的时候,都要牵一条狼狗来,放在特长生的后面,追赶特长生。”

  “听说过。听说效果特别的好。”刘冬翠答道。

  “这就是危机——从危险中产生的机会。一个人很多时候,没有危险就没有发挥潜能的平台,就不可能把人的全部潜力挖掘出来,就很难把他的能力推到极限!”文武斌笑道。

  “这样的机会,我宁可它一辈子都不要碰到。”刘冬翠说道。“哪怕就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,我都心甘情愿。”

  “这不是自己愿不愿意的问题,而是外力强加给他的。作为一个个体,一般是没有选择余地的。”文武斌解释道。

  “这就是社会现实,一切危险都有可能发生。一切机会都有可能出现。我们只有想不到的,没有不会发生的。”

  说到这里,文武斌看了下大门门栓,然后走到他们身边,先给每个人两巴掌后,才微笑着说:“你们这点哈数,也想和我打架子,是不是太嫩了一点?当味精都不够看啊。”

  “我建议你们,还是先到哪个大学,找几个专家教授教教,等把他们的真经学到了,再去当一个有文化的混混吧。”

  “靠你们现在这点水平,半桶水都算不上,当混混也只能是在我们村子里混混。出村子都恐怕混不下去的哦。”

  说完,文武斌再次以电光火石的速度,给他们一一解开了穴位,让他们恢复到了正常人的状态。

  刘冬翠又感觉到一阵幻影出现在了眼前,等她揉了揉眼睛,幻影消失了,那几个人正常了。

  只是他们比进门的时候,谦虚了许多许多。

  看来老本人说的三句好话不如一棒棒,还是有一点道理的。

  有的人就是生得贱,认打不认理,你再和他说好话,再和他讲道理,也是油盐不进的。

  “看到你们几个人,和我是同一个村子,又是同一个姓,今天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,放过你们这一次。”

  “但是,如果你们还有第二次,那我就无法保证,你们会是一种什么状态,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了。”

  “滚!”文武斌打开大门,一声呵斥道。

  大门外面,里三层,外三层,围满了村里等着看热闹而叽叽喳喳的男男女女,和老老少少们。

  他们不知道刚才在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当他们看到文大强五弟兄,都拿着锄头低着头,匆匆地往外面走的时候,就感到特别的意外。

  这是以往所没有出现过的事情。

  过去五强打别人,哪一次打完了别人,不是趾高气扬,一种胜利者的怕派头离开的?不是大喊大叫,一副不可一世的嘴脸?

  这次怎么是一种不不语、低头低调语离开的做法呢?

  看他们五强兄弟,也没有受什么伤,比如鼻青脸肿流血,缺胳膊少腿什么的。

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或者是五强兄弟和文武斌之间,达成了什么协议?

  还有,文大强他们走的时候,怎么也没有听到文武斌一家人说话的声音?

  难道文武斌一家大小,被文大强五弟兄都给打哑巴啦?

  这些围观看热闹的村里人,不由感到奇怪起来,开始担心文武斌一家人的安危。

  “是不是被五强兄弟给那个了?赶快进去看看。”

  等文大强五弟兄一走远,围观的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声地说道。

  围观的人便随着讲话的声音,纷纷涌进了文武斌家里。

  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:文武斌一家人好好的啊,屋里的东西也是好好的,没有一点打过架子的任何异常状况。

  刚才关着门的屋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?进来的人都不由自主地纷纷看向文武斌,都是疑惑满满的询问眼神。

  文武斌见大家走进来,看了一圈后,眼睛都望向了自己,就微笑着站起来,对大家客气道:“大家随便坐一下。屋里凳子不够,年轻一点的,就站一下吧,让上了年纪的人坐。”

  “他们五强,刚才没有对你多事吧?”几个年长的老人坐下后,开口用土话对文武斌关心的问道。

  “哦。没有,他们没有多事。”文武斌也用土话答道,“你们也看见了,如果动了武,这屋里就不是现在你们看到的这个样子了。你们说是不是?”

  “他们刚才不是都背着锄头走了吗?他们走了,就说明刚才没有发生什么事了。如果发生了争执,甚至动手动脚,哪能这么平静和安祥?你们说,是不是这么回事?”

  “他们没有多你的事?五强那五个兄弟,可不是那么好讲话的哦。五强不动强,天地都要塌。我们只有想不出的,他们没有做不出的。”一个中年男人不相信的说道。

  “吃饭靠米,讲话靠理。再不通情达理,再不进油盐的人,也有讲道理的时候。俗话说,一把钥匙开一把锁。只要找准了锁眼,就没有打不开的锁。大家说说,是不是这么一个道理?”

  文武斌微笑着对大家问道。

  “那就最好。”几个老人松了一口气,“那一屋子的人,没有一个好鸟。和他们的名字一样,就晓得‘强’,骂人打人,强拿强占强盗,无恶不作,迟早有一天会有报应的。”

  “报与不报,时候未到。八七年的时候,国家搞了一次严打,把好多坏人都给抓了,好了好多年。等国家一搞严打,这些人迟早是要吃痨豆角,吃花生米米的!”又一老人骂道。

  “既然没有事,那我们就走了。”另一位老人说道。说完之后又劝道:“那种烂崽头,就像茅室里的石头,又硬又臭,我们惹不起他们,离他们远一点就是了。”

  “谢谢各位叔伯关心!”文武斌一抱拳,向各位感谢道。

  现在的农村生活,还是很单调的,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。

  基本上还是白天各做各事,晚上各睡各觉。

  当然,少数先富起来的农村人,又有情调的话,他们的生活,已经进入白天喝喝小白酒,晚上摸摸大馒头的阶段。

  而且搞得好的家庭,开始有黑白电视了。不管白天还是晚上,只要没有急着要做的农事,一般都会围在电视机的边上,去看各种各样的电视连续剧和各种电影。

  文武斌在农机厂的时候买了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,也一起带回来了。

  可惜农村的信号差,靠在屋顶架一根自制天线才能收到一些信号,而且从开机到关机,都是雪花飘飘。

  仿佛农村就只有冬天这一个季节,没有春夏秋的蓝天白云。

  文雯和文开森两个小孩吃完晚饭,没有一会儿就睡着了,把他们送到床上后,便拉熄了那个三瓦的白赤灯,整个屋里顿时漆黑一团,伸手不见五指。

  农历六月的中旬,天空特别的高远,月亮特别的洁白,星星特别的黯淡。

  天上几乎是一片的蔚蓝,把漆黑的屋里化作一种淡淡的朦胧,给安静的农村种上了一种诗情画意。

  “文雯满五岁了,明年就要读小学了。”刘冬翠躺在床上轻声说道:“不知你有什么想法?是准备让她在村子里读,还是把她送到县城去读书?”

  “村子里的小学,可是一个老师教三个年级的。”

  “还是到县城读吧。”文武斌答道:“村里的小学,哪叫学校?他们的档次,是根本没有办法和县城比的。”

  “我也想把文雯送到县城读书。”刘冬翠叹道:“可是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县城的户口了。要到县城读书,就要交一大笔借读费,还要租房子住,这都是要钱的。”

  “我们原来存的那一点钱,回来一年多了,都已经用完用光了。我们拿什么送文雯到县城去读书?这可不是一笔小钱,你要想清楚,有没有那个能力。”

  “有多大的能力,就办多大的事情。不是那个肚子,就不要吃那个泻药。各人都有各人的命,还是不要勉强的去做为好。”刘冬翠补充道。

  “钱的问题,到时候由我来想办法吧。车到山前必有路,有路就会有活路。活人怎么会给尿憋死呢?有我在,就会有办法的。你也不用太担心。”文武斌底气满满地说道。

  “你来想办法?你有什么办法想的?我还不知道你?”刘冬翠不满的答道。

  她一转身,把一个雪白的屁股留给了文武斌。

  文武斌听到刘冬翠的答话和转身,知道她已经生气了。

  在过去的近半年里,为了钱的事,两人几乎隔一天就会吵一架。

  刘冬翠希望他像村里那些跑广东的男人一样,出去打工挣钱,保到家庭生活的日常开支,特别是小孩的读书费用。

  油盐柴米酱醋茶,哪一天不需要,哪一项不要钱?还有小孩子就要读书了,她不希望小孩子在村子里读书,希望到县城读书,借读费,租房费,生活费,都要钱,要更多的钱。

  “还是到广东去找些事做吧。只要找得到事做,多少都可以挣一些钱,总比在屋里种田种土强。”刘冬翠再次劝道。

  “屋里的这点田土,就由我来种吧。”

  “你种?你一个县城女人,你吃得了种田种土的苦?”

  “你还记得我是县城女人?既然你还记得,你就应该想办法赚钱,让我真正地过上一个县城女人的日子。”

  “我会努力让你过上县城女人的优质生活的。”

  “我们现在已经是吃了上餐没下餐了,你如果还是这样在村子里过日子,恐怕就不是吃了上餐没下餐,而是要卖儿卖女卖老婆了!”

  “不至于吧?”

  “什么不至于!你大小也是一个中专生,助理工程师,我就不信,广东那么多的工厂,就没有适合你做的事?”

  “我看你,心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老婆,没有两个小孩子!你既然心里没有我这个老婆,你那时候又讨我当老婆做什么?你既然不关心孩子,还要生什么儿子?”

  “我那个时候也是癫了,怎么就信了你的话,生下了第二胎?早知现在这个样子,我当初如果坚持不生,还在厂里上班,日子肯定会比现在好,哪需要我天天去想着钱的事?”

  文武斌没有答话,他确实也不好答话。

  那是生产技术科长文武斌做的决定,不是董事长文武斌做的决定。董事长文武斌连扯证都不想扯,怎么可能会为了生二孩而做出那样的决定?

  但是董事长用的是科长的身份证,必须为科长负责,全面履行好科长的职责。

  这种重生,还真的复了一个杂,让人无法推脱。

  现在的自己,既不会在村里种田,当一个屌丝农民,也不会和别人打工,受别人的指指点点。

  s..book8907728968128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就想当一个富一代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