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细节小说网 > 男生小说 > 就想当一个富一代 > 第7章 重生夫妻的默契

第7章 重生夫妻的默契

  村子里的人大多喜欢安心过日子,不喜欢引事上身,看到文中强他们几弟兄,就是再有理,也会绕道多走几步路。

  见文中强抄起棍子朝文武斌打去,在场的小孩和妇女们忍不住“啊”的一声,再次被惊呆了。

  大家对文中强在村子里一不合就开打的脾气,早就已经见怪不怪,被震惊后,都纷纷退得远远的,以免殃及自己。

  “文武斌不知道文中强,是村子里的烂崽头吗?你和他讲道理,那不是秀才遇到兵吗?不仅有理说不清,就是有理,也会被他说成没有理的!”

  退得远远的一个妇女,站在那里,不无担忧的小声说道。

  “他还不是占着他屋里有五个兄弟,弟兄多,拳头牯硬,村子里没有哪家人打得过他们,他们就在村子里称王称霸,无法无天,不可一世了!”

  和刚才说话那个妇女站在一起的另一个妇女小声答道。

  “哎,农村天高皇帝远,哪有那么多干部来管打架的事?哪个屋里拳头牯多,拳头牯硬,哪个屋里就讲话响,就说话算数。过去枪杆子里面出政权,现在村子里面是拳头牯出狠人!”

  村子里另一个比较矮小的男人,愤愤不平的说道。

  “好汉怕烂汉,烂汉怕死汉。面对一个死汉,你也跟着去死啊?既然烂人当道,我们不走那条道,另外找一条道走,不也是一样的走路吗?最多就是多走几步路,总比挨打的好。”

  一个满脸皱纹,年纪比较大的男人劝道说。

  “世上道路千千条,安全才是第一条。我们为什么非要和那些死汉走同一条道,让自己不安全呢?实在没有必要。换一条路走,换一种活法,有什么难的?有什么不好的?”

  “这倒也是,惹不起别人,总可以躲得起别人。换一条安全无忧的路走,确实是一种明智的选择。”

  “不要和别人去斗气,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,不要在一条道上走到黑,走到死,那才是一个聪明人。”

  其他人站在那里,你一我一语,相互讨论着。

  有些胆小的、怕血腥的人,早就已经把自己的眼睛闭了起来,或者是用手蒙住了自己的双眼。

  眼不见,心不怕啊。

  极个别怕被无辜牵连的人,索性看都不看就走开了。

  自古以来,打架的人都是出手无好拳的。

  拳头牯从来都是不长眼的。

  自己站在那里看热闹,一不小心被打了,还不是等于给鬼打了一场?

  更多的人心里是不想文武斌被文中强打得头破血流的,但是他们又不想失去这么一个看别人被打的机会。

  这些人的心里很矛盾,很纠结,走开,还是留下来看?

  那些胆子大的人,和文武斌没有利益关系,或者不是关系比较亲密的人,基本上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般的站在那里,一边随意的交谈,一边等着事态的发展。

  反正没有什么着急的事情要去做,不如在这里看看戏,既可以打发多余的时间,还可以新增茶余饭后的话题,何乐而不为?

  一些胆子大一点的小孩们,好奇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,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个即将要发生打斗故事的场地。

  只有武有力朝文中强的方向急急跑去,试图去阻止文中强打人的行为。

  可惜武有力的动作还是迟了一步。

  就在文中强打向文武斌时,文武斌的脑中突然涌现出了一个个画面。

  他的脑中仿佛安装了一个芯片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在自己的眼前,一边悠闲的打着一套武术动作,一边对着文武斌说:“从现在开始,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。”

  “跟着我,依葫芦画瓢,照搬照抄,现学现打!”

  见文武斌站那里还在发楞,白发苍苍的老者把他一拉,文武斌顿时就融进了白发苍苍老者的影子之中。

  文武斌迅即被无数的无形之光牵拉着,亦步亦趋的跟着老者,做起了和老者一模一样的动作。

  他感到非常的奇怪。

  难道重生的人还有这种待遇?

  功夫都可以有神仙帮你练成?

  正在文武斌胡思乱想的时候,文中强的棍子打了过来。

  当文中强手中的棍子即将打中文武斌的脑袋时,白发苍苍的老者身形巧妙地一动,文武斌就跟着老者也是一动,轻而易举地避开了文中强打来的棍子。

  文武斌感到非常的惊讶。

  在文武斌惊讶的嘴巴还没有来得及合拢的时候,文武斌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者,白发苍苍的老者变成了文武斌,两者天然地融为一体了。

  这时的文武斌伸出一只洁白的手臂,五指轻轻一抓,就像藤缠树一般,把文中强再次打过来的棍子,就轻轻松松的抓在了手里,然后大人玩小孩玩具似的,在手里变换着。

  在场的人顿时傻了眼,文中强更是成了一个十足的傻瓜呆瓜,像木偶一样,跟着文武斌手的变换而变换。

  大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结果,文中强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自己就像是碰到了鬼似的。

  他这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鬼事情。

  也许这就是重生者所具备的特异功能?

  逢山开山,遇水架桥,碰强更强?

  没有化解不了的难题?

  “我草尼玛的,放手!”文中强一惊之后迅速清醒下来,然后狠狠地骂道:“你他妈的再不放手,我马上把我家五兄弟一起喊来,把你家砸他一个稀巴烂,你信不信?!!”

  文武斌眉头一皱,稍稍一用力就把棍子从文中强的手里扯了过来,随手一丢,走到文中强的面前,冷冷看着他,二话不说,抬手就是一巴掌,送给了文中强。

  “你敢打我?”文中强摸着被打的脸,无比愤怒地骂道:“在村子里,从来都是我打别人,哪有别人打我的?好,好,好!我不要你死着抬出去,我就是你儿子!”

  “我才不要你这样的儿子呢!”文武斌答道。

  “你要我死着抬出去,你确定吗?”

  此时的文武斌已经体验到了自己重生之后的神奇,早把文中强当做砧板上的肉,耍把戏人的猴子,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自己的眼里了,因而微笑着反问文中强。

  “当然确定!一万个确定!”

  文中强一边用手点着文武斌,一边铿锵有力的答道。

  “好!那我先送你几个五爪金龙。”

  文武斌左右开弓,“啪啪”两声,再次把两巴掌送给了文中强。

  “我就等着你,看你怎么把我死着抬出去?”

  然后脸一跌,对着文中强狠狠地骂道:“你这个混蛋,竟然敢拿着棍子冲到我家里打人,还骂人!别人可以让你,问题是我不是别人!你给老子滚出去,滚得越远越好!”

  “我告诉你,你根本不像是你老娘生的,就是一个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野种!你以为你是孙悟空啊?有人生没人教的家伙,我不打你我去打哪个?你告诉我,我去打哪个人?”

  “我告诉你,如果不是看到你我是同一个村子的,又是同一个姓的面子上,我今天非灭了你不可!我今天打了你,你不服就把你们五强一起喊来,打一架子要不要得?!”

  文武斌微笑着说道,仿佛看把戏一样看着文中强。

  “你等着,我马上就去叫我家五强兄弟,看哪个人笑到最后!我告诉你,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,非把你们家的房子拆了不可!”

  文中强一边叫嚣着,一边急急地往外面跑去了。

  人群散开之后,刘冬翠一摇不摇的看着文武斌:“你是什么时候,变得这么会打架子,这么厉害的?”

  刘冬翠再清楚不过了,从谈恋爱到结婚到现在,文武斌从来都是一个不善谈,文质彬彬的理工男,至于和人打架的事情,更是挨边都挨不着。

  什么时候,文武斌变得这么有力气,这么会打架了?

  文武斌一愣,当然不能告诉她,站在你面前的文武斌,已经不是过去那个生产技术科科长的文武斌,而是重生后两个文武斌的合体,并且融合了白发苍苍武者的力量。

  现在的文武斌已经是被赋予了新的势能,能文能武,自带功夫,不说天下第一,也是小神一个的“怪”人了,你可要担心担心自己,能不能承受得了这个新的文武斌。

  他笑了笑,淡淡的说道:“我现在是回村农民,屌丝一个,除了做事还是做事,除了体力还是体力。力出力来,自然不再是过去肩不能挑、手不能打、脚不能踢的自己了。”

  “最重要的是,我是村子里土生土长的人,我知道文中强他们一家人,到底有几斤几两。现在这个社会,不就是穿皮鞋的怕穿草鞋的,穿草鞋的怕打赤脚的吗?”

  文武斌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我现在除了有一双赤脚,你说我还有什么?我还需要瞻前顾后,前怕狼后怕虎吗?正如俗话讲的,舍得一身剐,敢把皇帝拉下马。何况他们不过是我们村子里的一些小混混而已,根本不需要我去顾忌什么。”

  刘冬翠不相信的“哦”了一声,仔仔细细地打量起他来。

  文武斌自从在河里洗澡浸了一次醒过来后,发生了不少变化。难道真的是他的脑袋进了水后开了窍了?也不对啊,别人不是都说,脑袋进了水的人,是水越进人越蠢的吗?

  那他怎么变得讲话越来越有礼貌,做事越来越男人范,力气越来越大了?就连那个方面,好像也和过去的他完全不同了?

  该不会是他变态了吧?

  哦,不对,不是变态了,是变强大了,更男人了。

  大约过了半个来小时,文中强带着文大强、文二强、文小强和文五强,各人扛着一把锄头,雄赳赳气昂昂的来了。

  文雯和一岁多的弟弟文华,看见一群背着锄头的大男人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,心里不由自主地害怕了起来,赶紧躲在了刘冬翠的背后,悄悄探出半个脑袋,看着那些进来的人。

  刘冬翠把两个小孩带进里面的房间,嘱咐他们,大人不喊他们出来,不论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,都不要出来。

  若是听到外面吵架吵得很凶,打架打得很恶,情况特别不妙时,文雯就带着弟弟从后门出去,到公公奶奶家里去。

  “文武斌,你不错啊,在外面吃了几年国家粮,做了几年县城崽,当了几年工人老大哥,回到村子里一年多,你就想在村子里称舵头了,是不是?”

  文大强一走进文武斌家,就冷嘲热讽的对文武斌说道。

  “那是你想多了。”文武斌微笑着答道,“我们一家人从农机厂回到村子里,一直都是老老实实的种田种地,至今还从没有想过,除了种田种地外,还要做什么别的事情。”

  “那我问你,”文大强把锄头从肩膀上拿下来,用力地在地上一跺,发出“哐”的一声,然后才右手握着,傲慢的对文武斌问道:“你今天是不是,打了我兄弟中强三巴掌?”

  文武斌扫了一眼文大强五弟兄,他们每个人都拿着一把锄头,看他们现在这个样子,一不合,他们五个人手里的锄头,就既有可能真的会向自己挖过来的。

  这可不是一件可有可无的小事。

  他们手里拿的锄头,做农事的时候是生产工具,如果打起架来,那生产工具就会变成打人的武器,杀人的凶器。

  就和菜刀一样,用在在厨师手里是厨具,用在凶手手里就是凶器。

  刚才是有老者帮忙,以后老者还会不会继续来帮忙?

  毕竟才是第一次合体,好多好多的东东,都是那么那么的陌生。白发老者如果不出来帮忙,那我就是被他们打死了,都没地方埋啊。

  “小子,怕什么?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,生命不息,合体不止!”白发苍苍老者的声音,突然在文武斌脑中响起。

  文武斌松了一口气,看了一眼刘冬翠。

  刘冬翠一愣,立马走进了里面的房间,过了一会儿出来的时候,手里多了一部老照相机。

  文武斌见状,高兴的笑了,自己这个莫名其妙而来的法定老婆,竟然有这么高的默契感。

  难道说,重生的夫妻也有默契和灵犀?

  看来上天在决定谁重生,重生为谁的时候,也不是乱来的啊。

  天才本站地址: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