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细节小说网 > 男生小说 > 就想当一个富一代 > 第2章 生了儿子就有了队伍

第2章 生了儿子就有了队伍

  在以拳头牯来说话的农村,文武斌家三代单传,在村子里是没有什么话语权,也没有什么存在感的。

  正是这种长期被边缘化的现实,让文武斌的父亲固执地认为,一个人要讲得响话,被人尊重,最好的办法就是多生子,儿子多了,拳头牯硬了,人自然就高大了起来。

  所以,当文武斌考上中专后,他父亲就反复交代他,以后参加工作了,一定要多生几个儿子,延续血脉,光大家族。

  可是计划跟不上变化。当文武斌结婚时,人们越来越普遍地感受到,要想按照自己的意愿生育孩子,比当强盗都要着难,如果不躲不藏不当钉子户,几乎就是痴人说梦。

  文武斌自从中专毕业后分配到工厂,成为县城人,各种生育宣传就已经铺天盖地,特别是通不通三分钟,再不通龙卷风的行动传,让人们的生育愿望越来越淡化。

  体制内工作人员的生育都是生一胎化。

  这是一条比钢铁都还硬的底线。

  丢了体制内的饭碗,对于一个家庭,就是失去了天,失去了地,整个家都是悬空而浮的。

  但自己的父母不一样。

  他们是世袭农民,生儿子不仅是传宗接代的需要,更是生存生活的需要,特别是维护家庭权益,不被他人欺负和损伤的需要。

  生了儿子,就像国家有了自己的军队。

  所以每次父母和他谈及生育儿子的事情时,话语都是很强硬的,哪怕就是回家种田,也要生出一个儿子,传承家族血脉,延续姓氏香火。

  唯有这样,做儿子的才能对得起祖宗,守得住家庭,传得下血脉,留得了香火。

  哪怕生出一个蠢子崽来,也比没有儿子强一万倍。至少,自己死后有人捧灵牌(遗像),族谱不会到此为止,可以继续代代书写下去。

  文武斌从生下第一个孩子后,就开始走上了特定的煎熬轨道,几乎整晚整晚地睡不着,头发一把一把的掉。

  听父母的话生一个儿子,就是超生,铁饭碗就要被砸掉。

  不听父母的话,能保住饭碗,可又怕被别人骂断子绝孙。

  这是一个二选一的必答题,选择铁饭碗就不能要二孩,要二孩就不能捧铁饭碗。

  唉,这还真是一个自古忠孝难两全的历史难题啊。

  他在反复比较之后,还是向孝低下了头。

  铁饭碗没有了,最多就是吃差些,穿差些,受苦些。

  而没有儿子,就没有了家族的再延伸,就没有了希望的再实现。

  人生在世,不能太自私,不仅要为自己活着,还要为家族活着,为后代活着。

  一个人一旦失去了传承自己使命的人,即使混得再好,活得再精彩,也如同流星,如同烟花,又有什么意义?

  一个人一旦失去为家传宗接代的意识,稍微有点压力,就会成为过不去的河,爬不过的山,处处寻找躺平的理由。

  生命只有一代接一代的传承下去,才有意义,才会永远。

  生命只有一次又一次的爬山过河,才有生机,才会炫丽。

  他反反复复做刘冬翠的工作,两人在床头吵架床尾和中怀上了第二胎。

  后来,文武斌又以病假的名义,帮刘冬翠请了一年的假,雪藏起来。

  谢天谢地,第二胎真的生了一个儿子。

  那个年代不比现在,科技发达,技术先进,只要有钱,什么心愿都可以达成。

  那个时候,人的一切都要凭运气,赌胆量。

  生孩子也不列外。

  八字不好,为人不实的人,是生不出儿子来的。

  老婆比老公的心狠毒的,也是生不出儿子来的。

  天老爷是公平的。

  和你打开了想走的后门,自然就会把你进出的前门,完美无缝的关好。

  夫妻双双一起回到村子,“顶职”当了农民。

  在文武斌前生的2021年,国家出台了政策,修改了法律,取消了社会抚养费,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小孩。

  有的城市还出台了一系列催生奖生的优惠政策。

  但工作内卷的压力,房价的可望不可及,教育投资的无底洞,花钱如烧钱纸的看病,和对高品质、高幸福生活指数的追求,育龄人对生孩的渴望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。

  特别是一些女性,觉得要想实现男女平等,做到公平合理,最好的选择就是做丁克族。

  当然,同居不结婚,不领证,也是一种很不错的选择。既可以有相对稳定的夫妻生活,也可以随心而走,跟着感觉决定同居生活时间的长短,更换不同的居伴。

  那样的生活才是自由的生活,才是单纯的生活,才是开心的生活。无牵无挂,哪么开心快乐就哪么选择生活。

  所以越来越多的女性,在谈恋爱或相亲之前就干脆开诚布公地说好,恋爱可以,结婚可以,睡觉可以,就是不能生小孩,不能影响女方的身材,增加女性的负担。

  文武斌如果推迟二十多年再生,也就不会回村子里当农民了。

  最多是企业倒闭,或者是企业改制被买断,自己再就业。

  看来做任何事情都是有讲究的,只有在正确的时间,做出正确的选择,采取正确的行动,才有可能收到正确的结果,得到最大限度的收获。

  文武斌夫妻两不想就这个样子回道村子里当农民,想在城里打几年零工,等有了钱之后,再体体面面地回到村子里,那就不是被赶回村子里,而是衣锦还乡了。

  他们找到世居县城的外家,向他们求助,希望他们给自己一家四口,腾一间房子出来,好节省节省一些开支,等有钱了之后,再出去租房子住,或者是买房子住。

  他们想,到了这个时候了,能省一分钱是一分钱。

  岳父岳母和外兄们如果克服一下困难,腾一个房间出来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做不到的事情。

  他们清楚外家有多少口人,有多少个房间。

  就像菜市场,人多的时候,相互侧一下身,挤一下,让一下,不照样还是卖菜的卖菜,买菜的买菜。

  人多人少,地宽地窄,全靠包容和理解。

  天才本站地址:。